君辞

浮云吹做雪,世味煮成茶。
余生漫长,
愿用故事温暖人心

【黑遍全联盟】账号卡总有成精的一天

#先祝联盟第一脱团狗生日快乐


#方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今天成精的是笑歌自若(〃∇〃)】


        “喂,老婆。”方明华跟着轮回的大部队往酒店走,方太太已经及时的打来电话。


       吴启和杜明在旁边感叹了一下,方明华笑笑没理他们。默默的把步子放慢了。


         “嗯嗯,好。”方明华踢踢石子。眉眼带笑,“知道了,明天一定准时开机。接你的消息。”


        “然后?”方明华语中的笑意突然明显起来,语调上扬。“然后就是明天早点回家,多陪陪我老婆啊。”


      『方太太:。゚(゚*´▽`゚*)゚。』


   
         方明华挂掉电话看着前面几个朝气蓬勃的大小伙子,心下感叹。


         明天一过,就又长了一岁。也不知道,还能在这个舞台上停留多久。还能不能在和眼前的人一起拿一个冠军。


          翌日


           方明华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揉揉双眼。


         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看书的笑歌自若抬头看了眼他。


         “你醒了?”


        “你是?”


        “笑歌自若,幸会啊。”


        方明华掀开被子,快步走到笑歌自若面前。盯着笑歌自若那张系统随机脸打量了很久。


         “用不着这么急吧?”笑歌自若无辜的眨眨眼,“需不需要出点题来考考我。”


         方明华显然还在震惊中,丝毫没有理会笑歌自若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


        笑歌自若自顾自的说起来。“嗯嗯嗯……比如说,每次奶孙翔的时候你都会担心奶不奶的到他;你觉得杜明喜欢那姑娘还不错,最近还打算帮杜明出出主意什么的;你不怎么奶周泽楷不是因为他强,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你总忘了周泽楷还需要奶。你说是不是啊,我的”说到这里,笑歌自若突然停下,看了看方明华才继续说,“mas。”


         “停!”方明华听不下去了。


         “怎么样,这下相信我了吧。”笑歌自若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方明华看着他嘴角浅浅的笑意,总觉得似曾相识,“我怎么感觉你那么像喻文州呢?”


       “索克萨尔吗?”笑歌自若摸摸下巴,“有的时候还是挺像的吧!”但是,有的时候吧,索克简直猥琐的没人敢看,嗯……鬼疑神迷例外。


         笑歌自若突然把手伸进口袋,掏出薄薄的一本小册子。


        “给你。”


        “这什么啊?”方明华接过来翻了翻。是一本手抄的菜谱,一笔一划,刚劲有力,却不失清秀。很漂亮的字。


        “生日礼物啊!这可是我亲自去问王不留行要来的。”


        “所以这就是你这本菜谱里全是什么天麻猪脑汤的原因吗?”方明华欲哭无泪,“你是想让我炖给孙翔吃吗?”


        “生日快乐啊,方明华。”笑歌自若突然站起来,抱了抱坐在沙发上的方明华。然后就在方明华眼前消失了。


         消失了。



        方明华有点呆。笑歌自若的到来就好像一个梦,来去无踪。方明华捏捏手手中的册子。还好,还是有东西能证明他来过。


          “方哥,方哥。快开门。”吕泊远在外面把门敲的整耳欲聋。


        方明华无奈的走过去开门。


         “嘭!”杜明在远处拿个礼花对着他的脸就是一下。


        方明华摘掉头上的彩带,心里暗暗好笑,每年都有这么一回啊。 


         “方哥,生日快乐!”站在门口的吴启和吕泊远首先送出祝福。


         “生日快乐啊,方太后。”江波涛在后面,笑的像个狐狸。


        “生快。”周泽楷眼珠子转了转,又默默添了一句,“方……太后。”


         “生日快乐。”孙翔吹个口哨,塞给方明华一堆包装精巧的盒子,“所有人的礼物,都在这儿了。”


          “方哥,生日快乐。我就不过来了,主要是我怕你打我。”杜明抱个礼花笑的贼嘻嘻的,“还有啊,最大的那个盒子是我给你的礼物。”


         “杜明一准儿是给你送了包纸。”


        “滚滚滚,吴启你不要乱说!”


       “你还记得你去年给方哥送的香皂吗?”


       “那是药皂,很贵的好不好!”


       “嗯嗯,很贵的香皂。”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然后继续祝方太后生日快乐,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一叶之秋】

评论(3)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