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辞

浮云吹做雪,世味煮成茶。
余生漫长,
愿用故事温暖人心

【黑遍全联盟】账号卡总有成精的一天

#掺杂一点原文

#略有私设

#短小,一点都不精悍

#假装灰月是乔一帆在微草用的账号卡的号。

【今天成精的是灰月✧*。】

我看着你走,

愿你一生无忧,

愿你此生无泪,

我在这     不是等     也不会走


          “啪嗒啪嗒啪嗒。”

          训练营里响起一阵敲打键盘的声音。少年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手上飞快的操作着。

         “嗒。”

         少年停下操作,怔怔的看着电脑。还是没能成功吗。

        他似乎有点难以接受,将脸埋在双手之中。

        “一帆,已经很晚了,快去睡吧。明天再训练。”高英杰推开门,探半个头,催促道。

        “嗯好。”

        乔一帆从位置上站起来,抽出灰月的卡放在桌上,转身离开。

         少年躺在床上,看了眼隔壁床的高英杰。睁大了眼睛,毫无睡意。

         所有人都很努力,他没有天分,只能比别人更加努力。可是,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好像还是没有什么用。

        “唉。”

        寂静夜里,少年的叹息如同掉入水中的一粒泥沙。激起万千涟漪,却终究归于平静。

        灰月小心翼翼的扒在窗户边上,看着平躺在床上的人,目光清澈。

         他希望少年能够变得厉害,像队长一样厉害。

       “乔一帆。不过是个荣耀新人,你怎么用了这么久?”

       身后的队友语气不善,乔一帆默默的往后缩了缩。

         “算了,你快去找君莫笑!”

         “哦。”

        进去房间里,君莫笑手持千机伞。站在赛场中央。

         “一帆加油。”年轻的魔道学者头上冒出文字泡。

        “一帆加油。”灰月向场地中央走,在心里默默跟了一句。

        “哦,是你啊。”叶修熟练的和乔一帆打招呼。

         “啊……我……”乔一帆怔住。

         “你在队里就是用刺客的吗?”叶修问道。

         “嗯。”

        “有没有人建议过你换个职业?”

        “没有。”

       “你原来是玩什么职业的?”

      “原来……”乔一帆再一次怔住,进入俱乐部以前发生的事,与他而言,恍若隔世。

         “刺客这个职业发挥不了你的潜能。”

         “啊?”

        潜能?乔一帆觉得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很生疏。

        “试试鬼剑士吧辅助队友为主的,主修鬼阵的阵鬼。”叶修说。

        灰月呆住,原来真的不是少年没有天赋,也不是少年不够努力。只是,他不适合少年罢了。

 
         “前辈,我们开始吧。”

         “嗯。”

         叶修毫无悬念的胜了。乔一帆扯扯嘴角,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点。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和叶修比赛的惊慌无措。

         是夜,乔一帆辗转难眠。脑子就像一个播放器,一刻不停的循环播放着叶修今天的那句话:

         “拿出点勇气来。”

        真的需要一点勇气吗?乔一帆起身给自己倒杯热水。夏日的蝉鸣只让他更觉得烦躁,无心思考。偏偏叶修的话还一直停在他的脑里。

         乔一帆在桌前坐了一夜,灰月也在窗外守了他一夜。

         他不知道还能这样守着乔一帆多久,他只能更加珍惜和乔一帆待在一起的日子。哪怕他不能见他,哪怕他是他的累赘。他也想贪心的再多待一秒。

        后来少年提着箱子在微草楼下和高英杰告别。灰月坐在天台上看着少年一步步走远,直到少年的身形隐入人群。

        你一定会成功的,加油。他在心里说。

         时间转瞬,他还在原地,少年向前一步。他们之间隔着人山人海,有着一辈子都无法触及的距离。

        灰月又被丢回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匣子。

         或许有一天,他会被重新交到一个人手上,但是这个人永远不会是乔一帆了。

       再后来,少年和队友一起站在领奖台上。拿着那张鬼剑士的账号卡创造了独属于自己的荣耀,想起了自己在微草的那段日子,想起了挚友给自己的鼓励,想起了昔日种种。

         只是很可惜,他不知道在那段明珠蒙尘的岁月里,除了故友,还有一个人也一直陪着他。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余账号卡戳我头像,如果有想看的我没写的话,可以在下面留言。看到就写。     笔芯
       

评论(18)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