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辞

浮云吹做雪,世味煮成茶。
余生漫长,
愿用故事温暖人心

【黑遍全联盟】账号卡总有成精的一天


潮汐第十四


【今天成精的是潮汐】


            "白庶,走了,吃饭!"

           杨聪提起搭在椅子上的衣服,拍拍正在做训练的白庶的肩。

         “嗯嗯。”白庶点头,“等我把这个移动训练做好了就来。”

         “好吧。”





         电脑屏幕上。潮汐正不紧不慢的跑着。

         白庶放个加速技能。潮汐却还是不紧不慢的跑着。白庶狐疑的看眼电脑,继续放技能。

        这下潮汐干脆就不跑了,直接停下来坐在原地。

          “这是怎么了?”白庶拍拍电脑。

         跑了这么久,还能不能心疼下老人家了。

        电脑里潮汐的头顶冒出一个文字泡。

        卧槽,还能不能更神奇了。白庶吃惊, 一双手飞快的在屏幕上打字。

         公屏:潮汐?你真的是潮汐?

         文字: 嗯,的确是老人家我。

         公屏:可你也不老啊?   

         文字:在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你知道吗?

         公屏:嗯,我知道啊。

          文字:你看看,荣耀开服少说也有十来年了,我被创造出来,少说也有七八年了吧。

        公屏:嗯。

        文字:所以说,按照这个来算,我少说也有几万岁了,还不老吗?

        公屏:这句话根本就没有 提到过荣耀啊!你不要欺负我是留洋回来的。

        文字:怎么会呢?时代在变,这些话的意思也在变。这叫温故知新。

         公屏:好像是这么个理?但你是个老人家,和我训练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啊?

        文字:有关系,关系大了。我问你,你孝顺你的父母吗?

        公屏:那是当然。

         文字:好孩子,所以,你也应该孝顺孝顺我呀!

          公屏:为什么?

         文字:中国有句古话,幼以及人之幼,老以及人之老。

         公屏:什么意思?


        文字:就是说,你看见别的老人就要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他。我也是老人,难道你不应该孝顺我吗?


          公屏:难道我还要叫你爸?

          文字:儿子乖。

          公屏:FUCK

           文字:这什么意思?

           公屏:爸爸,我爱你,的意思

        文字:宝贝儿子,我也爱你。所以你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吗?

         公屏:我不!

        文字:你都是我儿子了,居然还敢反驳我。

         公屏:别别别,我还是小鲜肉。您这腊肉都快过期了都。

         文字:你这是看不起老人家我!

          公屏:你蹦一个看看。

          文字:我不,我就不,略略略。

          公屏:我能掰了你吗?

          文字:不能。~(*・_・)ノ⌒*

          公屏:好,我马上就掰了你。


        文字:你会后悔的,我可是荣耀第一骑士。你要是掰了我,许斌会杀了你的。

        公屏:没事,在他杀过来之前,我先掰了你,要死一起死。

         文字:然后我化作蝴蝶飞走,你就慢慢的躺在地下吧!


         公屏:梁山伯与祝英台里面两个人不是都变成蝴蝶了吗,为什么我们中间只有你一个人变成蝴蝶了?

         文字:首先,我不是梁山伯,你也不是祝英台。

          文字:其次,我讲的不是这个故事。

           公屏:那是什么?

           文字:梁海伯与祝语台。

            公屏:这什么东西?什么时候有的?

            文字:刚刚,世界里非物质文化遗产。

           公屏:扯皮?

          文字:这是艺术,由中华民族孕育的伟大成就。世界的瑰宝,中国的国粹!

         公屏:扯皮?

        文字: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摆龙门阵。

        公屏:什么鬼?

        文字:就是玄学,易经,阴阳八卦之类的东西,能呼风唤雨,知晓世间万物。  

         公屏:扯个皮这么厉害!

        文字:你这种没有仙根的人是不会懂的。

        公屏:扯皮还要看资质的?

        文字:都跟你讲了,这是摆阵,摆阵!

         公屏:好好好,摆阵。那依你所见,谁有仙根被?

          文字:其实,不瞒你说,我的上一个主人之所以跑到微草去,是应为他是托塔天王,他要去和他的兄弟广目天王相认!

         公屏:广目天王?谁啊?

        文字:王杰希啊,要不然为什么他大小眼啊,就是因为他要用右眼去观察人间的民情。

         公屏:这么神奇?那我身边还有其他的神仙吗?

        文字:嗯嗯嗯嗯嗯,比如说喻队就是文苏菩萨。

        公屏:因为喻文苏吗?

        文字:孺子可教也!再比如说,我们队长就是红孩儿!

        公屏:这么厉害吗?那他可以随时把自己手臂掰了,然后安上去吗?

         文字:可以可以,你快去食堂找他给你演示吧!

         公屏:好,谢谢前辈!















后记


食堂

            “队长,队长,我能掰了你的手臂吗?”


            嗯?杨聪一脸懵逼。

            “队长,听说你手臂掰了能安回去是吗?”

             妈的,我又不是红孩儿,杨聪愤恨吃菜

         “我掰了你,你可以把自己安回去吗?”杨聪反问。


         “难道我身上也有红孩儿的血脉吗?那我来三零一是不是为了来寻找我的兄弟吗?”白庶自言自语。









         终于把白庶劝下线,潮汐非常高兴的跑去和王不留行聊天。

           潮汐:老王老王,快对我说FUCK!

          王不留行:你确定?

          潮汐:确定,确定,你快点。

          王不留行:FUCK

          潮汐:儿子乖。

          王不留行:潮汐,我知道,老许走了你很伤心,但你也不至于精神失常吧?要不要牧师给你奶一口?去去病。


         潮汐:好像有哪里不对。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一写到我们天庭就停不下来了,写了个倚老卖老,黑起人来连前主人都不放过的潮汐,希望你能喜欢! @一勺豆沙

         然后,我发现,我一个逗比的人是真没办法写出韩文清的严肃,然后又不想把大漠孤烟写的很迷,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超级对不起了。  @北风

       补个大漠孤烟的段子吧,【以此充数】

      大漠孤烟第一次出现在霸图的时候,找不到韩文清就一直在霸图里,后来碰到了张新杰。
        

        “小张,你知道韩文清在哪里吗?”

      张新杰屈起中指抬了抬眼睛,掏出手机,“喂,保安吗,我怀疑霸图进了狂热的粉丝。”

         “不是啊。”

         大漠孤烟无奈的被一保安队的人架走。
         翌日


          【惊!霸图一队之卡公然出走!】
           

         后来,大漠孤烟终于找到了韩文清,那时韩文清还在训练室里复盘。

          “哐哐哐”

         大漠孤烟敲门。

         “出去!”韩文清怒吼。

        

       至此,大漠孤烟再没有再霸图出现。

评论(10)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