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辞

浮云吹做雪,世味煮成茶。
余生漫长,
愿用故事温暖人心

【双鬼虐狗的第5H】共承欢喜

     “阿策,你来虚空几年了?”李轩接了杯水,慢慢悠悠的踱到吴羽策旁边。

        吴羽策双手飞快的击打着键盘,鬼刻正在屏幕上飞快的跳动。

         “六年。”

        李轩举起纸杯晃了晃,仰头,一饮而尽。分明是白开水,却被他硬生生喝出股白酒的味道,还是惆怅无比,一人独醉的调子。

         “六年好快。”

        “嗯,的确很快。”吴羽策回他一句,但眼神还是死死的盯着屏幕,直到——

         “荣耀!”

        训练室很快就有人不满的吆喝,“副队,你不人道。明明是个辅助,打竞技场还这么厉害!”

        “下次让你?”吴羽策稍稍抬高音调,语气里带点威胁的意思。

        “不敢不敢,副队的技术那是……”那人也是个说怂就怂的主,干笑两声,麻溜的就开始拍起马屁。

        “还不认真训练!”李轩冒头。

        打完一场,吴羽策丢下电脑,转过椅子面对着李轩。

        “怎么了?”

        李轩拉过吴羽策的手认认真真的给他做手操。吴羽策的手生的非常漂亮,五指纤长,骨节分明,白皙的皮肤里带着点浅浅的红,像是被太阳照耀着的雪山,清冷却又温暖。

         “今年虚空走到哪里?”

         “季后赛门口,”吴羽策苦笑一声,“你问这个干嘛?”

        “还真是不甘心啊。阿策,我打了七年了,七年。”

          训练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敲打键盘的声音像是敲在所有人心上。

         “哒,哒,哒……”

          七年,对于一个职业选手来说,已经算是暮年了。而李轩此时这么一感叹,像是拒绝接受治疗直接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宣判了死刑。

          虚空,可能很快就要没有双鬼了。

          这是很多人都明白却又无力挽回的,像是百花的繁花血景、嘉世的战法和枪炮、呼啸的犯罪组合、蓝雨的剑与诅咒,甚至这一赛季锋芒毕露的双一。随着时间更迭,选手老去,曾在荣耀历史里留下痕迹的组合们也都会渐渐消失,后来人只会记得他们曾经在荣耀里极灿烂的一刹。可也仅仅只有一刹。双鬼可能只是一刹,但这一刹却是李轩和吴羽策竭尽所能在荣耀里留下的所有。 

         “别这么说。你看叶修,他可打了十年。”吴羽策憋了半天,好容易憋出这么句话,想着安慰一下李轩。

         “唉,我都懂。”李轩打断他,停下做手操,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将吴羽策的手攥在手心里。

         训练室里此起彼伏的响起一阵咳嗽声。

         吴羽策面颊微红,手在李轩手心里挣扎几番都未能成功脱离。

        “要咳出去咳,别把其他人传染了。”李轩对着看好戏的几位一通训斥,低头瞧见吴羽策还是一副高冷却又羞涩的模样,嫩白的颈膜上细密的蔓延开一层微红。

         “放开。”他说。

         那怎么行,李轩在心中暗暗回了句,捏着吴羽策的手又紧了紧。“阿策,都这么多年老夫老妻了,还这么害羞。”

         “两年。”

         “两年了,我记得当时还是我给你表的白。不瞒你说,我当时心里特别紧张,你答应的时候我手心出的汗把我写的台词都浸湿了。”  李轩偏头看向窗外,落日下的晚霞呈现出一片斑斓的金色,一点点余晖落在训练室的一角,霞光下,时间被镌刻着像极了当初的那个黄昏。

         彼时双鬼刚获得最佳组合,联盟的一纸证书送到李轩手里,李轩捏着证书仿佛奔赴沙场一般敲响了隔壁吴羽策的房门。

         “阿,阿策。”

         “什么事?”吴羽策探出半个头,房间里还放着荣耀的背景音乐,马踏西风炮仗一般的声音在房间里点燃,“吴副呢?你们快去看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吴羽策走回电脑前,打开工会里的聊天频道,回复道:

        “来了。”

        李轩跟在他身后进门,心里紧张的不行,同手同脚的差点没自己绊倒自己。在心里暗骂句没出息后,李轩深吸口气,在脑子过了过自己背了无数遍的词。

         “阿策,联盟的最佳组合出来了。是我们,双鬼,我们!我希望能和你当一辈子的最佳组合。”

          背个屁的词啊,李轩心中一阵懊恼。背了半天,一开口全部都不一样了。真是,丢脸。

         吴羽策背对着李轩,坐在电脑前,似乎还是在有条不紊的继续带领着人打boss。

        “阿策,我…………我喜欢你。你呢?”   

         比吴羽策回答先到的是来自方锐的嘲笑。

         “我说,吴副,我没看错吧,你这打算把暗阵放在你们虚空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

        李轩悄悄抬头瞟了眼吴羽策,冷清的侧脸以及粉红的耳垂。

         被方锐调侃的人转过身,淡漠的眼直视着李轩。那眼里像是蕴着火焰,滚烫的燃烧在李轩的心里。

         “李轩,听好了。”

         “嗯?”

         “我,吴羽策,”他停了片刻,“同样喜欢你。”神情虔诚,语气郑重。如果不是方锐大呼小叫的声音太刺耳,四舍五入就像是在教堂宣誓。

        李轩不知道应该怎样描述当时的感受,脑子一片空白,吴羽策的那句话像是魔咒一般,一遍一遍在脑子里重放,心脏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跃动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

         轰轰烈烈,电闪雷鸣,或许,这就叫爱情吧。李轩想,

         “吴副,你怎么了,怎么不动了?”马踏西风这个炮仗的声音此时听起来也美好了不少。

        “哈哈。”再次回忆,李轩还是忍不住痴笑起来。

        吴羽策看着他那一副眉眼弯弯的样子,心里却对当年李轩准备的台词感到好奇? 

        “你那时准备对我说什么啊?”

        “没,没什么。”李轩尬笑,眼神却一直停在吴羽策脸上。我想说,阿策,我想陪你看天边垂云,日暮长风,看这世上千千万万的景色;想说,浮世虚空梦一场,而我,希望这梦中有荣耀和你;想说,吴羽策,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你,从很久之前,到这辈子结束,都一直很喜欢你。

        “李轩,荣耀之后,你还有我。所以,别说那么多退役的话了,就算退役,你也仍然是虚空最好的队长,我们最好的队友,我吴羽策最好的爱人。“

        而你们,是荣耀,是我们最好的双鬼。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