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辞

浮云吹做雪,世味煮成茶。
余生漫长,
愿用故事温暖人心

【双鬼虐狗的第8H】万千风景

        

     李轩平躺在宾馆的大床上。夜已深,月上柳梢。而此地的夜晚比起喧嚣浮华的城市,更多了一份独有的宁静。耳畔只有浴室中流水的声音一遍遍的冲刷着这个俗世。吴羽策在里面洗澡,李轩不受控制的想。

         他侧过身,愤恨地用被子捂住耳朵。可惜,流水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大,从耳蜗一直酥酥麻麻的流到心底。真是要命,李轩拿被子将自己捂的更紧了。

         水声戛然而止,而李轩即将接受更羞耻的另一个事实。他今晚必须和浴室里的那位共度良宵。这事若是放在今早之前,李轩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别扭,两个大男人在一起睡睡,能有什么事?

        可偏偏他今早手贱,点开了戴妍琦发来的文包。从此,便踏上一条不归之路。

        身侧的床往下塌陷了几分,吴羽策带着一身温润的水汽躺在李轩身旁。

        “啪”

        夜里最后一盏灯被关上。李轩在黑夜里睁开眼。吴羽策清浅的呼吸声被夜风吹到李轩耳中,只稍稍一动,他便能触到对方温热的皮肤。

        李轩僵硬着半个身子,一动不动的在床上挺尸。他想到电视里有小姑娘勾引男主角时,男主都会念念有词。李轩眯着眼回忆了一下,也学着有模有样的念起来,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什么?”吴羽策问了一句。

        “没什么。”被打断的李轩也不好意思再念下去,人家吴羽策又没有像小姑娘一样对他做这样那样的事,他又何必自己给自己加戏呢?

        于是李轩开始感叹这狗血的世界。

        夏休期临近,热爱仗剑走天涯的李轩给自己报了去色达的旅游团,打算好好领略一下祖国大好风光 :)不

        早上五点从提着行李箱风风火火的赶到集合地,上了大巴车就见着前几天还和自己并排坐着的副队长坐在大巴车前排窗边,耳朵上戴副耳机,闭着眼正听的陶醉。

        吴羽策身边坐个小姑娘,低着头正兴高采烈的打字。

        李轩目不斜视地坐在了小姑娘身后。

        双脚再着地,已是中午。大巴车匆匆地停下,目之所及,只有几家小饭馆稀稀拉拉的坐落在路边。

        李轩看着吴羽策脚步虚浮,一深一浅地向前去。

         “阿策,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晕车。”吴羽策无声笑笑。


        路上的饭馆没什么珍馐美味,简单吃过之后,李轩看着吴羽策在太阳下白的几乎可以反光的皮肤。想着平时在训练室里的交情,找到坐吴羽策身边的小姑娘商量着试图换个位置。

        尽管李轩拼命解释自己只是单纯的担心吴羽策,小姑娘还是一脸我懂我懂我都懂的样子,似笑非笑的和李轩换了位置。

        吴羽策性子冷清,在队里也不太合群,此刻见到李轩,心下未免诧异。随即想到这位队长在队里老妈子一般的性格,当下就对此表示了理解。不知是否是因为身侧有熟识之人,下午在车上的日子变得并不难熬,就连晕车的症状也减轻了不少。

        下车后,李轩还是放心不下。领着吴羽策去药店开了店治晕车的方子。两人这么一折腾,再回到住宿地点时,导游眨了眨并不大的眼睛,一脸歉意地盯着他们。

        李·钢铁直男·轩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两位抱歉,这里暂时没有双人间。而且也没有多余的单间了。所以,两位可能只有凑合一夜了。而且,我看两位关系好像也不错。”导游“善意”的目光落在李轩扶着吴羽策的手上。

         【李轩:腐眼看人基】

           于是机缘巧合,才有了如今这么一幕。李轩睁着眼一动不动,脑子里满是早晨书中的片段。

        吴羽策动情的呜咽,粗重的喘息或是仰头时细长的颈脖,眼角的泪滴。

         李轩冷静地下床,走向洗手间。

          第二日去了东嘎寺,路上遇见许多徒步前行的信徒,三步一拜,九步一跪。不知疲倦,只向往心中的圣地。

        李轩脱了鞋,跟在吴羽策身后。寺庙的大殿里铺着厚实的毛毯,脚踩上去的感觉很不错。巨大的水晶灯照耀着殿内,暖黄色的灯不似灯光,倒更像是从佛祖指尖漏撒在人间的圣光。被这光照耀着的人也更加虔诚而干净。

         吴羽策整个人沐浴着佛光,对着四方的佛像参拜。李轩跟在他身后,双眼像是定格了一般,从此只容得下吴羽策一人,金碧辉煌的大殿,神圣奇妙的经声。都沦为了眼前人的陪衬。

         车上

         “吴副队好像很信佛?”李轩将手中的零食递给吴羽策。

        “有吗?”吴羽策笑笑,伸手接过零食“我是非无神论者,不信神佛,却信这三尺之上有神明。善恶终有时,而你我相遇即是缘分。”

        李轩被他一大段话说的一愣一愣的,呆在一旁不知如何接下一句。吴羽策无声笑笑,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荣耀并未推出手游,吴羽策所打的不过是平常一些比较火的游戏。李轩干脆不接吴羽策的话,一不做二不休的掏出手机投身于伟大的游戏事业。一局正打的入迷肩头却突然重了几分。一偏头,便是吴羽策放大了几分的俊脸。

         李轩下意识得后缩,却在最后关头硬生生地停下。肩头向下移了几寸,吴羽策倚的更踏实了,从吴羽策手中小心取下手机,李轩带着打了一局便又是一个MVP到手。等再拿起自己手机,游戏已经结束,而李轩的信誉分正在飞快的下减。

        【李轩:失策】

          色达的夜景是必看不可的,半山的灯一齐亮开。五色的灯光透过窗射出,夺目耀眼,流光溢彩。

         李轩搓搓手,从行李箱里翻出相机,拉着吴羽策早就等在了最好的观景点。就等着入夜灯明。

        吴羽策头昏昏沉沉的,走着路上感觉头重脚轻的。看着李轩兴致勃勃的侧脸,犹豫了一下,忍忍还是跟了上去。

         李轩眼底是壮观的风景,心里却记挂着吴羽策,偏头一眼。见着吴羽策苍白的脸在黄昏里摇摇欲坠(什么比喻

         “阿策,你这是高反?”

         “不知道,就是头有点疼。”吴羽策摸摸额头,嘴角扯出一个不大好看的微笑。

        “走走走,去山下,去找个医院看看。”

         “不了,马上就入夜了。你不是一直想看先看夜景吗。”

       “夜景哪有你重要。”李轩拉着吴羽策絮絮叨叨的向山下走。

        吴羽策面颊通红,李轩那句“夜景哪有你重要”在脑子里疯狂的刷屏。手被李轩拉着,顺着公路向下走,身侧的红房子一间一间的慢慢亮灯。不断的有向上行走的游人,逆流而行,一辈子,也只有这条路这样长了。

        “你是怎么想到要来这里的?一点准备都不做。”

      “夏休期前,看见你手机上旅行团的消息,就,就来了。”

        李轩这下是完全被噎住了,一言不发,拉着吴羽策在人群中更快的穿行。

         开了药,吸了氧。李轩将吴羽策送回宾馆,照看着吴羽策睡下。李轩才抱着相机出门,心里却一直回放着吴羽策的那句话,到底也是没看到个什么景色。

        翌日清晨,两人起个大早。一步一步的登上昨日的观景台。昨日辉煌的佛学院尚未清醒,被浓浓的雾掩盖在山下,目之所及,不过是四处的青山和晨雾。还有天上撒下的金光。

        金光下,有人正在拥吻。

        轻吻着这世间对自己而言,比眼前这万千风景都要珍贵的宝物。 

         万千风景不及你。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