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辞

浮云吹做雪,世味煮成茶。
余生漫长,
愿用故事温暖人心

【黑遍全联盟】账号卡总有成精的一天


#这个策爷可能有点ooc

【今天成精的是海无量(◍•ᴗ•◍)】

         方锐有点焦灼,他怀疑自己手上这张神级账号卡海无量可能是张假卡。

         看着眼前索克萨尔和迎风布阵一起怼魏琛,方锐肯定自己手上的卡是张假卡。

        继君莫笑之后,兴欣越来越多的账号卡窜了出来。

         迎风布阵君莫笑日常互怼,沐雨橙风和小手冰凉凑在一旁吃一寸灰拿冰阵冻出来的西瓜,毫不忌讳的火上浇油。

         昧光执着于用看起来复杂极了的公式算出他们这次会怼多久,包子入侵不住的在他的草稿纸上指指点点。

        毁人不倦和苏沐橙靠在一起,捏把瓜子,边看边磕。

       方锐发誓,他才没有羡慕。

       
       手机一阵震动,方锐低头打开手机。

『吴女士』

  方锐,你夏休期来不来虚空。

                                                        
『方锐』

怎么,你的鬼刻终于要和逢山鬼泣结婚了。请我去做伴郎吗?那怎么好意思啊,伴郎不要份子钱的对吧?

『吴女士』

滚!就算是结婚伴郎也要找周泽楷,你,还是当司仪吧。

                                              
『方锐』

司仪也是不收份子钱的吧?

『吴女士』

那是别的司仪,你要是是司仪,我第一个收你份子钱。

                                                   
『方锐』

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就这么对我。【哭唧唧】

『吴女士』

等下,我们到底是怎么聊到这上面的。方锐,你夏休期来不来虚空?

                                                         
『方锐』

有什么事吗?

『吴女士』

没,就是想到你们兴欣夏天热,想让你过来避避暑。

                        
『方锐』

你当我没有体验过你们虚空那里足以煎蛋的温度啊。

『吴女士』

鬼剑士可以开冰阵,很凉快。

『方锐』

怎么坚持得到那么久,一寸灰又不是没给我们开过冰阵。我们现在一般就用冰阵冻冻西瓜什么的。

『吴女士』

双鬼拍阵。

『方锐』

【王杰希:吓得我流下了两行宽窄不一的泪】

「方锐撤回了一条消息」

『方锐』

撤回是个好东西。【墨镜】

『吴女士』

手速是个好东西。

『吴女士』

【截屏】

『方锐』

别啊,阿策。冷静,冷静。

『吴女士』

不要叫我阿策!还有,你不是可以一个打八个王杰希吗,怕什么啊!

『方锐』

没办法。魔术师的眼神杀伤力太大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叫你阿策啊,挺好听的啊。阿策阿策阿策。

『吴女士』

停!我听见阿策这两个字就条件反射的想叫人去训练。不说了,我得去把李轩和鬼刻他们叫回来训练。

「方锐:所以你说这么多就是想和我炫耀一下你的成精了的账号卡吗?很好,你完了。」

          方锐惋惜的看着手中海无量的账号卡,拿两个手掰了掰。看起来倒真像是要掰了手中的卡。

         “靠!”

        账号卡从方锐手中跳出来,还垂死挣扎在地板上崩了两下。

        “你要对贫道我干什么!”

       气功师穿着长袍,一头保养得比张佳乐还好的墨色长发甚是惹眼。

         方锐还没说话,海无量就特别自然的拉过一个椅子坐下。

         “咳咳咳咳。”方锐变咳边偷看海无量。

         海无量:…………

           “咳咳咳咳咳咳!”方锐继续咳。

          海无量:………………

           “难道你不应该和我解释一下吗。”方锐还是忍不住好奇开了口。

        “懒得说。”海无量瘫在椅子上,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两个人相顾无言。气氛一度变得十分尴尬。

         其实也只有方锐一个人觉得尴尬,海无量瘫在椅子上就已经睡着了。

        方锐:人生不如重来算了!

        君莫笑从上林苑外面窜进来。看见海无量一脸安详的睡在椅子上,差点没一下子跌在地上。

         “可以啊,点心大大。你居然能把这货给弄出来,服气。”

         “嗯?把他叫出来很难吗。”方锐一脸懵懂。

        「你都要掰卡了,能不难吗!」

          “你是不知道。上次我和王不留行刚好在海无量睡觉的地方打架,王不留行没留神一个不留神就把海无量的道观给烧了。”君莫笑把手搭在方锐肩上,侃侃而谈。 “嗯,然后?”

          “你是不知道啊,”君莫笑两眼一眯,做个不堪回首的表情。“他给自己开了个念气罩就蒙着头继续睡了。”

        方锐:那在下真的是服了啊!

        方锐偏偏头看了眼睡的正香的海无量,心里却是有些好奇鬼迷神疑会是个什么样子。

         不久了,方锐看看日历上用红笔勾出来的和呼啸比赛的日子,心中暗暗高兴。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账号卡系列

[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      【一叶之秋】
[笑歌自若]   [王不留行]      [一枪穿云]
[邱非版一叶之秋]

请戳tag ——账号卡总有成精的一天

戳头像看更多,比心。